<pre id="xqprs"><nav id="xqprs"></nav></pre>

  • <samp id="xqprs"><form id="xqprs"><input id="xqprs"></input></form></samp>
  • <object id="xqprs"><nobr id="xqprs"><u id="xqprs"></u></nobr></object>
  • 14

    2016

    -

    09

    檢測機構改革發(fā)展需認真思考三個(gè)問(wèn)題

    關(guān)鍵詞:

    檢測,集團,質(zhì)檢


      2014年2月21日,國務(wù)院辦公廳以國辦發(fā)〔2014〕8號轉發(fā)中央編辦、質(zhì)檢總局《關(guān)于整合檢測認證機構的實(shí)施意見(jiàn)》,標志著(zhù)全國檢測認證機構改革的大幕正式拉開(kāi),時(shí)隔一年多,各地檢測認證機構改革如火如荼地進(jìn)行著(zhù),既有湖北省特檢院的縱向大整合,也有浙江方圓檢測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質(zhì)檢與計量、省級與市級的綜合式整合,大家都在探索適合本地區的改革路徑。但改革是對現有利益格局的深層次調整,不可能一帆風(fēng)順,隨著(zhù)改革的不斷深入,一些問(wèn)題也逐漸暴露出來(lái),如果不加以澄清,勢必會(huì )影響改革效果,背離了改革初衷。
      定調:靠政府還是靠市場(chǎng)
      西漢桓寬所著(zhù)《鹽鐵論》曾這樣評價(jià)漢武帝時(shí)實(shí)行的鹽鐵專(zhuān)營(yíng)制度,“民用鈍弊,割草不痛”,意思是生產(chǎn)用的鐮刀連草都割不斷??梢?jiàn),缺乏市場(chǎng)競爭和規則制約的專(zhuān)營(yíng)行為,只會(huì )讓少數人獲利,而損害多數人的利益。當前,檢測認證機構整合改革大勢所趨,不可避免。但究竟怎么改,干部職工在思想上仍并不統一,很多人還是想繼續留在體制內,背靠政府這棵大樹(shù),依靠行政手段直接拿業(yè)務(wù),繼續享受“專(zhuān)營(yíng)”帶來(lái)的紅利,但溫室的花朵終究是長(cháng)大不的。更嚴重的是,這個(gè)溫室都已自身難保。隨著(zhù)檢測認證市場(chǎng)準入的放開(kāi),中國的檢測認證市場(chǎng)早已不全是我們的一畝三分地,國際巨頭早已虎視眈眈,磨刀霍霍,一些跨國公司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謀篇布局,暗下殺招。“惟改革者進(jìn),惟創(chuàng )新者強”,行政保護既救不了檢測認證機構,更激活不了中國巨大的檢測認證市場(chǎng)。所以,改革不要靠政府,還是靠市場(chǎng)的問(wèn)題?而是只有市場(chǎng)一條路可以走。要堅持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發(fā)揮決定性作用,摒棄靠“專(zhuān)營(yíng)”搞發(fā)展的思想,徹底斬斷公權與私利之間的灰色鏈條,用市場(chǎng)機制、市場(chǎng)規則和市場(chǎng)手段實(shí)現檢驗檢測機構的優(yōu)勝劣汰,用改革實(shí)現中國檢測認證市場(chǎng)的大繁榮、大發(fā)展。改革不能搞得官商不分,繼續戴政府的帽子,收企業(yè)的票子。如果這樣,現有的檢測認證機構體制僵化、機制不活等問(wèn)題不能得到徹底解決,改革也只會(huì )走進(jìn)死胡同。要通過(guò)市場(chǎng)化改革,使檢測認證機構建立權責相當的現代企業(yè)制度,突破固有利益的藩籬,用好市場(chǎng)這只“無(wú)形的手”和政府這只“有形的手”,改革的路才能越走越寬,中國的檢測認證事業(yè)才能興旺發(fā)達。
      用人:草莽英雄還是企業(yè)家精神
      一代名臣魏征曾諫言李世民說(shuō):“開(kāi)國之臣,但凡有一技之長(cháng),既可用之,可以不考慮其品德,而治世之臣則要品才兼優(yōu)方可。”毛澤東主席在談《資治通鑒》也提到“治國首在治吏”??梢?jiàn)選人用人是事業(yè)興衰成敗的關(guān)鍵。當前,檢測認證機構正在改革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當口,選人用人該如何把握才與德的尺度了?《亮劍》中李云龍是個(gè)不按常理出牌,敢惹事兒,但也能成事兒的人,上級是既愛(ài)又恨,他就是個(gè)草莽英雄。而當下中國的檢驗檢測市場(chǎng),也正處在一個(gè)群雄逐鹿、合縱連橫的階段,傳統的質(zhì)檢、計量、標準、特檢業(yè)務(wù)邊際越來(lái)越模糊,地域界限也逐漸被打破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單一的、地區性檢測認證機構,正在向綜合的、全國性檢測認證機構衍變。要在這個(gè)“亂世”求生存,選好領(lǐng)頭人至關(guān)重要。想四平八穩,做太平官的人在亂世之中是成不了事的,只有敢干事,不墨守成規,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才能出奇制勝,占得先機。但人無(wú)完人,草莽英雄缺點(diǎn)也很明顯,本位主義,不重小節,所以得搭配像《亮劍》劇中“趙剛”一樣的政委,否則,就會(huì )匪氣重而正氣弱,越底線(xiàn),踩紅線(xiàn),反而使單位和個(gè)人遭受巨大損失。但群雄逐鹿終究只會(huì )留下少數人享受最后的盛宴,曾經(jīng)的幾萬(wàn)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,如今也只有BTA(百度、騰訊、阿里巴巴)等不過(guò)10余家??梢栽O想,中國今后真正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檢測認證機構也不會(huì )超過(guò)5家。到此時(shí),檢驗檢測機構的領(lǐng)頭人就需要有企業(yè)家精神,他不僅要戰術(shù)修為,更要有戰略眼光,不僅有小計謀,更要有大智慧。此時(shí)我們需要的是體系作戰,而非個(gè)人的英雄主義。所以,選人用人要因勢利導,順勢而為,要在改革的不同階段選拔、使用不同個(gè)性的人才,只有這樣才能人盡其才,物盡其用,真正把人的創(chuàng )造力發(fā)揮到極致,推動(dòng)檢驗檢測機構的不斷向前發(fā)展。
      謀事:“圈地”還是“要人”
      1947年,胡宗南大舉進(jìn)攻延安,毛澤東主席審時(shí)度勢,決定讓出延安,當時(shí)有人說(shuō):“延安都丟了,中國革命還有什么希望?”毛主席笑著(zhù)說(shuō)了一句話(huà),“存人失地,人地皆存;存地失人,人地皆失。我們要用一個(gè)延安換取全中國。”當前各地檢驗檢測機構都在瘋狂跑馬圈地,都想占領(lǐng)更大的市場(chǎng)份額,想法不錯,但如果自己內功沒(méi)練好,吃太多就會(huì )消化不良,反而會(huì )丟了市場(chǎng)。因為檢測認證是生產(chǎn)性服務(wù)業(yè)的一支,而服務(wù)業(yè)最大的特點(diǎn)要能夠持續性地提供高質(zhì)量的產(chǎn)品,不是一錘子買(mǎi)賣(mài)。一旦你的服務(wù)跟不上市場(chǎng)的需求,即使你能一時(shí)占領(lǐng)市場(chǎng),但最終也會(huì )人財兩空,這就是存地失人、人地皆失的道理。所以,檢測認證機構在市場(chǎng)開(kāi)拓、業(yè)務(wù)發(fā)展中,應該充分把握行業(yè)特點(diǎn),體現顧客就是上帝的理念,用持續、優(yōu)質(zhì)、高效的服務(wù),贏(yíng)得市場(chǎng),實(shí)現自身的發(fā)展。同時(shí),檢測認證服務(wù)又不同于其他服務(wù)業(yè),它屬于生產(chǎn)性服務(wù)業(yè)的一支,要在企業(yè)、生產(chǎn)一線(xiàn)才能發(fā)現客戶(hù)的潛在需要,找到服務(wù)的最大價(jià)值。但這個(gè)最大的價(jià)值是什么呢?不是合格證書(shū)、不是檢測報告,而是企業(yè)隱藏在證書(shū)、報告背后的隱痛。認證通過(guò)了,可管理依然混亂;檢測通過(guò)了,可質(zhì)量依然不高。我們應該通過(guò)對生產(chǎn)、管理全過(guò)程的認證,找到企業(yè)內部流程的漏洞;通過(guò)對企業(yè)送檢的產(chǎn)品的量化分析,找到企業(yè)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缺陷的根本原因;通過(guò)對多個(gè)企業(yè)乃至一個(gè)行業(yè)的大數據分析,找到整個(gè)行業(yè)深層次的問(wèn)題。通過(guò)對這些問(wèn)題的深入分析,拿出整體解決方案,這才是企業(yè)欲求而不曾有的高層次服務(wù)。他比一紙證書(shū)或報告,更能讓企業(yè)心動(dòng),因為他帶來(lái)的是幾倍、甚至十幾倍的利潤。存人失地,是一種戰略收縮,目的是集中力量,突破一點(diǎn),激活全局。當前,各地檢測認證機構整體實(shí)力有限,盲目圈地走不遠。唯有集中資源,擺脫檢測認證低水平競爭的現狀,發(fā)揮我們的比較優(yōu)勢,站在客戶(hù)的角度,用市場(chǎng)的眼光,分析把握行業(yè)發(fā)展規律,解決企業(yè)的隱痛,讓企業(yè)通過(guò)一次檢測認證服務(wù),產(chǎn)生一次質(zhì)的提升。唯有如此,檢測認證機構才能在激烈的市場(chǎng)競爭中屹立不倒,越做越大,越做越強。
    国产精品一在线观看_日韩欧美黄色激情片_精品国偷自产在线视频99_久久经典三级精品电影_综合国产福利视频在线观看